第一章
 
靠着省委华之龙的举荐,终於使得正寅姬经过了一段沈寂之後而走上了市委常委兼常务副市长的岗位。同时与她上任的,还有市委书记兼人大主任吴作为和市长梅正行两人。
 
这两人:其中一个是前省委书记的儿子且刚从国外留学归来,只是在这个位置镀镀金而已,不做具体工作。另一个则只坐过办公室,且才从省副秘书长的位置扶正过来,在此之前从来没任过正职,能够就任此职只因他是中央罗部长的女婿。由於缺少实干经验,所以对市政工作从不表态,这样一来,市里的大权其实都落在了正寅姬的手?,她的真正工作是为这两位未来政坛的後选人保架护航。
 
转瞬之间已过去了两个春秋,正寅姬也早从过去的创伤中走了出来,两年的市长生活更加的锻炼了她的能力,美丽依旧的她变得更加的稳健和成熟起来。
 
两年来她谨慎行事,在保证工作上不出事故的同时还使得市经济获得了稳步发展,不但做到了保架护航,还为两位领导的升迁打下了基础,使他们有政绩可夸耀,也算不负省委华之龙的所托吧。可正值春风得意的正寅姬怎麽也不会想到命运之手再次捉弄了她,一场阴谋正向她袭来。
 
最近正寅姬又为市里招进了一批客商,其中的商管集团是近年来市里所招来的最大的商团,如能让商管集团投入更大的资金,那就将使得这个市完成一次从经济城向工业城的跨跃。
 
因此为了能留住这个大商家,正市长对商管集团也就格外的费心,与商管集团进行协调磋商被排进了她的重要日程?。自从和商管谈判以来,总是因为对方总裁的缺席而变得进展缓慢,按照商管的说法他们对此次在这?投资非常重视,总裁要亲自来进行考察後才能定案。
 
经过漫长的等待,这一天终於得到了明确回答,总裁已到达了本市,并约她一起在商管投资兴建的商管大酒店共进晚餐。於是在傍晚下班後,正寅姬便坐车来到了商管大酒店,可接待她的依然是商管集团的闵跃进副总裁。
 
闵跃进告诉她,总裁因临时有事急需处理而要晚来一个小时,请她先在这?边吃边等,女市长无奈之下也只好等了。饭桌上闵跃进殷勤的招呼着……渐渐的正寅姬感到一种发自体内的疲倦正缓缓的占领全身,她以为是一周多以来的工作压力所致,没怎麽在意。
 
晚餐已接近尾声时,一名侍者走过来说:“管总裁已经到了,请正市长到隔壁饮茶。”随着隔壁房门的打开正寅姬进入到了隔壁,原来这是一间卧室,?面有床和沙发,可是管总裁人呢?
 
此时她听到了洗漱间?有洗澡的声音,女市长感到情况不对,转身要去开房门,却发现房门被反锁了。而此时令她更怕的是自已胸前和下体莫名其妙的感到一种渴望,渴望着能有一双大而有力的手轻轻的触摸,这种无法抑制的渴望,几乎令她立即抚弄揉按起来。
 
“被下药了!”随着自身渴望的不断加强,正寅姬只能强忍着全身上下的酥软,无力地靠着沙发背站在那,一只手已不自觉的轻轻伸入衣内,开始揉着自已柔软的乳房并低声的呻吟起来。
 
就在正寅姬感到欲火难捺之时,一只男人的手已经环抱在了她的腰部,而那个人的另一只手则伸去撩她的裙子。她那雪白的裙子被拉起了一角,露出了下面白绸质地的衬裙和两条裹在肉色丝袜下匀称的大腿,薄而富有弹性的尼龙丝袜呈半透明状,在灯光下闪着柔和的光泽。而丝袜包裹着的秀美大腿也隐约可见其透出的洁白肌肤,衬上双脚的白色细高跟鞋,真是令人心动不已。
 
那只在裙底下的手不停地抚摸着,感受着这动人的女体。正寅姬感到了这双手的存在并本能的想要反抗?
 
女市长快要崩溃了,她只觉得下身转来阵阵酥麻酸痒,好像电击一般,身体马上软了下来。心内的一丝清明使她的双腿紧紧的夹在了一起,试图减轻那只手的抚弄所带来的冲击。
 
而那只手的主人似乎很清楚她的意图,用手指感受着她的体温,越发的卖力戳碰起来。正寅姬很快就觉得有些口乾舌燥,双眼也有些眩晕。在这只手的抚弄下,女市长的反抗渐渐的减弱了,而随着她反抗的减弱,这只手更加开始肆无忌惮地揉起她浑圆柔软的臀部来。
 
环抱着寅姬腰部的手此时绕到了她的身後去解裙子的钮扣,一粒、两粒……
 
接着是“吱”的一声,寅姬只觉得紧束的腰间一松,知道身後裙子的钮扣和拉链都被解开了。
 
为了更顺利脱下她的衣裙,身後的那个人将她的双手反剪到了背後并把她的身体举起来,然後两下就把她的高跟鞋脱下远远的丢到一边,之後将裙子的下摆往上一提,拉起尼龙袜裤的两侧往下扯去,丝袜随即被扯到了大腿中间的位置,真丝的米白色内裤露了出来。
 
低腰的小三角裤仅仅挡住了双腿间最神秘的部份,她那纤细的腰身和修长秀美的大腿已是无遮无掩了,莹白娇嫩的肌肤细滑柔软,就像是雪玉豆腐做成的一般可爱。
 
随着尼龙袜裤的扯落,正寅姬滑嫩嫩、水灵灵的修长双腿就像揭开了面纱似的显露出来。女市长惊叫着想将双腿缩到裙子?,可是她的一只脚踝早已落入了男人的手中,并用力地将她扯到身边。
 
在剥落了女市长的裙子後,他将她放了下来,同时又伸手撩起她的银白色女式T恤,隔着文胸,狠狠的揉搓起乳房来。这只手显然对她的极富弹性且挺拔呈圆锥形的双乳非常的迷恋,因此捏在手?久久不放。
 
揉了一会以後他又将她的女式T恤的V字领往两边拉开直到露出光滑圆润的双肩,然後往下扒,T恤的领口几乎被拉裂了,套在女市长晶莹的双臂上被一点点的扒下,真丝缀蕾丝的文胸渐渐露出,上衣被扒到了胸腰部,直到T恤的领口从双手穿出,上衣被褪到了下身後掉落到了地上。
 
正寅姬身上此时只剩下米白色的内衣裤了,在灯光的笼罩下显得格外的洁白无瑕,光泽莹莹。她文胸的搭钩被解开了,米白色的四分三罩杯立即松了下来,那挺拔洁白的乳峰颤悠悠的出现在剥衣者的手中,同时趁着寅姬双臂意图护胸的机会,将文胸的两边肩带穿出了她的双手,还带着正寅姬体香的贴身文胸就到了身後那个人手中。
 
那个人嗅着文胸罩杯?的体味,发出了残酷的笑声,随後他又把手插入到她的内裤?往下翻去,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将内裤一把扯下,寅姬那莹泽迷人的胴体终於完全的袒露了,且一丝不挂的裸呈在身後剥衣者的面前。
 
剥光正寅姬衣服的那个人坐进沙发并将寅姬转了过来,他搂住她的腰肢,向怀中轻轻一带,正寅姬整个赤裸的娇躯便温温软软地压在了他身上。而他才洗浴完根本就没穿衣服便出来了,他把手放到她的屁股上,盖住她的屁股,感受着她股部的形状,轻轻揉搓着柔腻的股肌。
 
此时的寅姬又回复了一丝神志,她看着他的脸,特别是他的眼晴,好像在哪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於是她用手撑着他的胸膛,想要起身看得更清楚些。
 
而他则等到她撑直双臂後才抓住她的手腕向两边轻轻一分,说了声:“来吧!”
 
女市长便重新扑进他的怀?。
 
他的手用力拥住她的背部,将她紧紧压在自己胸口,他感觉到她的乳房被挤压得变了型,乳头被自己的胸肌压得凹陷进乳房?。另一只手依旧揉搓着她的屁股,并含住她的耳垂儿轻轻舔着,很快地女市长就软软地趴在他身上喘息起来。
 
伴随着销魂蚀骨的呻吟,正寅姬布满细细汗珠的瘫软身体在微微的起伏着,而他依旧紧拥着她,或轻或重地挤压着她,用自己的胸膛感受着她乳房的弹性,女性的柔软身体和温热的汗味使他感到很舒服。
 
放在屁股上的那只手顺着裂缝向下滑去,当手指侵入禁地时,女市长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侵犯的手在柔软的阴唇上轻轻滑动,并不时收回来盖在她的屁股上揉搓几下。
 
赤裸的身体趴在他的身上,最羞耻的股部被他任意地玩弄的同时,他又搂住她的脖颈,使她的头无法动弹,张嘴用力地吻住了她的红唇。由於浑身的各处传来难耐的感觉,头部又无法动弹予以排解,无法释放的性欲使女市长的腿和身体像一只肉虫般淫靡地蠕动起来。他暗暗为自己的挑逗技巧而得意,她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依旧无意识地蠕动着自己美艳迷人的肉体……
 
感受着正寅姬的大腿和身体在自己身上的蠕动,光滑的肌肤和自己的肌肤不断摩擦,乱草一般的阴毛与自己的大腿及肉棒的偶尔摩擦,特别是她的阴唇在他的抚弄下已经开始润滑,他开始有些兴奋了。
 
突然,他伸长了手指,用力地按压在她的阴核上,“啊……”女市长因突如其来的刺激而大叫,同时也更加的兴奋起来,身体不断地在他身上扭动着。
 
“如此敏感,真是百?挑一的淫妇啊!”手上不停,嘴上也进行着污辱。女市长想要反驳,可身体下部传来的刺激却使她无法组织言语,她只有拼命地扭动身躯,让自已能够好受些。
 
就在寅姬疯狂地扭动着身躯来减轻自身的性欲时,她的双臂被反到了背後,并被用一只手捏住了两腕。不断扭动的身躯再次箍在了他的胸前,两只脚也被他用自已的脚钩住而不能摆动,可阴核却被更加放肆地玩弄着。
 
难耐的感觉使正寅姬用力地挣扎想要活动身体,可是他的力量使她根本就没有活动的可能,四肢无法动弹,似乎更加强化了阴部传来的感觉,她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神志开始更加迷乱。
 
见时机已经成熟,他一边抱起女市长向床走去,一边低下头吻向她的嘴唇,女市长则毫无抗拒地张开了嘴,任凭他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内探索着。他吸住了她的舌头,两人都贪婪地互相吸吮起来。
 
将正寅姬放到床上後,他抓住她的大腿向两边一扳,大腿立刻松软地分开。
 
他伸手扯了扯她乱蓬蓬的阴毛,又看了一眼她的阴户後,便用两只手按在微张的大阴唇两侧向外一压,肉瓣无力地分开,露出了小阴唇和?面粉红色的黏膜,可怜的阴核瑟缩地颤抖着。
 
他低头轻轻地舔了阴核一下,“啊……”女市长再度兴奋得大叫的同时,也因为阴核所受的刺激而使身体猛地颤动着。
 
舔完她的阴核,他站起身看着床上的美女,她的身材高挑,面目俊美,皮肤雪白而细腻;小腿很长,脚踝很细,大腿到小腿的过渡非常匀称……再加上淫荡的画面,这一切让他的欲望更加高涨。
 
他先让自已的阴茎对正位置,然後扶着寅姬的腰肢用力地向後一顿……“噗哧!”毫不费力地将肉棒插进了女市长的密穴,而且是连根没入。之後他将她的双腿架在了自已的肩上,一边用手揉搓着她的乳房,一边快速地在她的秘穴?抽送起来。
 
“啊……”女市长双足冲天,身体被折成V字,美丽的头颅不断地摇动,长发在床上飞散开来,双手抓紧了身下的床单,可爱的乳房在他的抽送下不停地颤动……
 
舒服的感觉从被侵犯的地方一波一波地传来,冲击着正寅姬那已是昏沈的头脑,而且越来越强烈。她感到浑身燥热,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配合起他的动作,嘴?更是不停地呻吟哼叫着。他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把肉棒退到洞口後,先浅浅地进退几下,再突然用力插入!
 
“嗯……啊……啊……”强烈的快感使她忘我地淫叫着,自已的双手也不安份地开始爱抚自己的乳房了,诱人的屁股则用力地向後挺动,本能地追寻更强烈的快感和刺激。
 
彷佛受到了她的鼓励,他更加卖力地干她。深夜的房中,抽插的声音、肉体撞击的声音、女市长叫床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合奏着淫邪的交响乐……直到她终於两眼翻白、浑身颤抖地夹紧了他的阴茎,让他的精液注入到自己的体内後,才沈沈地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