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肤店的熟女
 
兰姨,是位年纪以大的应召妇了、艺名”兰兰”,现在年已5
 
4岁,在高雄冈山省道上亮着红灯的护肤店里上班,虽年过半百但仍在护肤店操皮肉生涯,她客源不多,有时几天才一两个客人光顾,而且是油压推
 
拿为主,我第一次找她就是做按摩的,一个钟八百元(四十分钟)做完她会问客人
 
是否要半套(手淫)服务但要再加五百,我那次就是让她用手弄着打枪的,她说打枪时可以
 
摸她身体的,我就摸她,那天刚好喝了些酒,她搓了我的肉棒好久都射不出,我摸着摸着
 
就剥下她的内衣,她的D奶很白乳头颇大、呈八字松垂地吊着,我揉着她松软的奶子,又吃
 
进嘴里吮着,一下子就射了。
 
精液喷在她的胸脯及小腹,泄完兰姨很细心地用纸巾先帮我抹了,还问我:
 
「怎麽一摸我的奶就射了?」
 
我说我喜欢她这种奶,是熟透的妇人才有的,软绵绵的一摸就很兴奋,她笑
 
了笑还伏下来亲我的小弟弟。
 
之後又闲聊了一会,我问她可以和客人做爱吗?她说加点钱就行了,我说那
 
好下次来找她操一炮,她笑着答应了。然後她说帮我洗洗身冲乾净再走。
 
隔天我又来找她,我熟路的跟她上了暗房内,她本来穿着条红色短裤的,带我进浴室就把短
 
裤脱掉,里面还有条丁字的内裤。然後她开着花洒帮我洗了,洗下身时还帮我翻开包皮用皂泡
 
洗得很乾净。
 
由於刚才洗澡时她的上衣及胸围被我脱了,光着上身,动作时胸前两团乳肉不断抛晃,我
 
忍不住握住她的奶子揉捏着,她也任由着。
 
我想兰姨是富有经验的,她的手掏弄我的蛋蛋,手指还在我肛门口的会阴处
 
撩刮着,我刚射完精的阳具很快就回复生气了,兰姨伏下用湿暖的舌头舐逗我的
 
乳头,这也很有效、顿时阴茎已完全勃起雄赳赳地竖立在她面前。
 
兰姨问:「想不想现在就干我的鸡掰洞?」
 
她问的很直接也很粗俗,不过听着也实际。
 
我说:「那你也一齐洗洗,一会让我舐舐你的鸡掰穴。」
 
她听了就笑着脱下内裤,下体阴毛不太多,乱糟糟的一片,她把浴液搓成泡
 
泡洗着下阴,我也把手伸到她胯下帮忙洗了,兰姨还把腿张大了让我洗擦。
 
然後冲乾净了我就蹲下来,她的耻毛湿漉漉的,毛巾一抹就乾了,我凑近她
 
的阴毛闻着,倒顶香的。
 
兰姨也帮我抹乾净了,我们就这样赤条条地出来,外间旁边就是那张床,兰
 
姨在床头柜上拿出套子,帮我套在仍坚挺的阳具上,然後她扭着屁股伏在我下身
 
帮我口交,她把下体挪在我的头上,阴户就对着我眼前,这样很近距离就清楚看
 
到她屁眼黑黑的,旁边长得数根肛毛,肥白的屁股上还长着几颗豆豆,兰姨的手
 
伸下来拨弄开她阴户口的毛毛,阴唇也是黑黑的两片,有些皱摺,我亲了一口,
 
就用舌头舐她的阴唇,她顿时大声呻吟起来,
 
哎哟……我的鸡掰洞好舒服哦……哦哟……真会舔穴穴啊~哦……嗯啊……
 
也不知是真是假,不过总算是互相
 
口交着,我除了用舌舐她的穴口,手指也不断捽她的阴蒂,显然後期她也颇有快
 
感,因为我把手伸到她乳房摸时,发觉她奶头都涨得硬硬的。
 
这样口交了一会,然後她转过身来面对着我,双手支撑在我头两边,两只乳
 
房都半垂地坠在我脸上了,她一手扶持我的阳具、下身就好了位置就坐合下了,
 
我知道下体已被她吞噬入阴户内,感觉不太紧的暖暖肉缝包裹住,她还没动但很
 
快她的下阴就抽搐般收缩着,我想是她贯用的技两,但很舒服,我望着兰姨,她
 
也笑眯眯地看着我,阳具不断被她收紧着吸住,「嗯嗯……嗯……怎麽样?你的懒叫……觉得舒服吧?!」
 
她问,我用力把玩她的垂奶捏住回应着,接着她就屁股一癫一癫地动起来,
 
都有一两百下的塞入套动,接着我支着身体坐起来,半搂着她用力挺送起来,兰
 
姨也继续一下一下坐动着配合,我扶着她腰际往下看,粗壮的肉棒在她胯下的耻
 
毛间正出出入入地塞着,直到她累了直喘气才停下来,我又啜住她的奶头吮吸着
 
,她的大奶头仍涨得硬硬得翘起,我说:「你趴着吧,让我从後面再干你的骚鸡掰一会儿」。
 
兰姨於是半蹲起,阴茎被她抽离开了,她的两片黑唇仍微张着,接着她跪伏
 
下翘高屁股,从後看到她展露出的黑唇,这次很容易就插入,抱住她屁股,我挺直肉棒一轮急攻抽
 
送,兰姨啍啍哈哈地疯叫着,又弄了上百下,兰姨气喘嘘嘘累得整个人趴在床
 
上,我用脚分开她的两腿张得大大的,伏在她背上懒叫硬直的一下一下撞击她的屁股沟,一直”啪
 
啪…”作响,这次她似乎也叫累了,只是在喉头「嗯嗯…」
 
低吼着,我也累了便停下来。
 
就侧躺在她身边,下体插入的肉棒也滑出了,滑潺潺地贴在她大腿根,兰姨啍哼着:「
 
烟斗仔哥哥……你还真行呀,操鸡掰这麽久……可累死老娘了。」
 
我捏着她奶子搓着:「还自称老娘呢,回过气再插你三百下才行。」
 
她笑道:「小哥哥……你才多大年纪,我做你阿母都可以了……我真的快不行了。」
 
我问起来才知道她已54岁,我还未30岁呢,果然比我妈还大几岁,说得
 
我也笑起来。
 
接下来我在她正前面扛起她的双腿架上肩,半伏压住肉棒滑进鸡掰穴内一轮急攻,兰姨被压着
 
半弓着身子,啍啍哈哈地叫着床回应着:哦哦……嗯哼……嗯嗯……好硬……懒叫干的鸡掰好爽……嗯嗯…………,
 
直到最後紧要关头我把她的脚缠在我腰
 
间,以便咬到她的奶头,精关一松便突突地射了出来…兰姨抚着我的背让我泄了
 
个够,我边射边舐她的奶头和腋下旁的嫩肉,终於完成了!真是太美妙了,可
 
以在这个年纪可以做我妈的老女人阴道中尽兴射精,满足了我的性慾。
 
我估计阴茎插在她的阴户内上上下下地套弄了足有五百下,她已累得面发红
 
,我摸摸她光滑的背上也流着微汗,我舐着胸前乳房上的微细汗珠,她半伏着
 
上身,两只垂晃的奶子贴在我脸上,我吮着奶头继续为她调情,她已如愿
 
地接近高潮了,我啜着整个乳晕,舌头挑逗地舐拨着发硬奶头,她可能觉
 
得这感觉很好,还把手臂擡高让我吻的范围扩大。
 
开始兰姨就像喂奶一般搂着我吮她的奶头,接着我把嘴巴吻向一旁往她的腋窝
 
舐去,她的腋毛却不太多,柔长的有些汗味,我都舐得很仔细,两只奶子和
 
腋下都沾满我的口水。
 
这时我和她的下体仍然交合着,没想到腋窝竟是兰姨的高潮引点,她很快大
 
声叫起来,我也想让她再次领略高潮的滋味,更肉紧地舐着她那丛微湿後的腋毛
 
,她一发不可收拾的高潮叠至了,我感到她下阴内的抽搐性收缩,还有那发狂的
 
消魂叫床声,她浑身抽搐起来,阴穴有规律地夹着我阳具,嘴里喊着:『哦……那里……对对…再舔快一点……哦……噢………我要爽死
 
了……好久没到的感觉要来了……鸡掰……鸡掰穴要喷水了………哦哦………快……我受不了了!』
 
阴道里的淫肉紧擦着我龟头。
 
我只觉的一阵极度的冲动,边吸边舔快速的舔液下各处,手臂紧抱着她,腰臀加速冲撞彼此下体,淫水噗呲噗呲的急响,一种要了这个女人臣服要吞下了她的感觉,喉咙里
 
不觉发出一种野兽般的咯咯吼声:低吼声……哦哟…兰姨…我已快射了………喔喔…我们一起……出来好吗?
 
兰姨加快淫叫的频率及音量,手指捏弄着我的奶头一手紧抓我的屁股的紧捏:啊…啊唷……我的鸡掰被你的大懒叫……干到喷水啦………快快………懒叫干再快点……哦…哦…我的淫水…就要被你干出来了!
 
龟头已涨到极限,一股热流从小腹深处睾丸内冲出,无法抑制地直
 
冲过长长的肉棒,猛力的喷出龟头的小洞,火箭一般射入兰姨的鸡掰穴心深处!
 
噢……射出来了……精液射进你的穴穴里了……
 
此时我感到她的
 
阴穴里也冲出一股温暖的潮水,包满我的肉棒,
 
兰姨我也泄出来了……哦……鸡掰就爽快……好多年没这麽爽了……舒服啦。
 
我阴茎抖了一阵後,我的肉棒渐滑出鸡掰穴口,她泄出的淫水流满我的阴毛和
 
大腿根部,虽然感觉好像她比较享受,但做爱的气氛就是要两人都尽性才过隐呀!
 
熟女的诱惑至今还是令我着迷啊。